辽阳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国际 国内 专题 政治 社会 军事 财经 教育 体育 娱乐 反腐 科技 健康 旅游 文化 女性 人物 法制  


萍鄉官場地震:除書記市長外 官員不講話、必要時出鏡

信息来源:凤凰网    添加日期:2014-12-17

资料图:江西萍乡秋收广场

    江西萍乡一位县级干部多次被纪委找去谈话后,在医院自杀未遂。

    “人精神高度集中,或生活在恐惧中,心理素质再好也没用”。一位在萍乡官商均有很深人脉的人士告诉凤凰网。

    这位县级干部因心理压力大,被家人送去精神病院检查,医生说要住院治疗。从强势的主管部门领导,到去精神病院住院,“他心里面过不去这个坎”。上述人士介绍。

    2013年8月21日,萍乡市委常委、萍乡市副市长孙家群被带走调查,引发萍乡一系列的官场“地震”。萍乡市原市委书记陈安众、市政协主席晏德文、市委秘书长张学民、原政协主席贺维林、市政府副秘书长彭济庆、市委书记陈卫民等相继被调查。

    “萍乡官场落马人数不多,但份量重,局里的现在还没有动。不可能一个都没有,这不正常。”在萍乡为官二十多年的人士告诉凤凰网,“现在多少人睡不着觉啊”。

    “如果我被抓,萍乡官场会倒一大帮人”

    中央巡视组结束江西之行的第二天,孙家群被江西纪检部门带走,成为萍乡第一位落马的厅级官员。

    孙家群第一次和中央巡视组谈话回去后,曾对朋友讲,“如果我被抓,萍乡官场会倒一大帮人”。一语成谶,2013年8月21日,孙家群被带走。

    中央巡视组反馈江西问题时提到,“有的领导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而萍乡官场人士透露,萍乡是被重点通报的。

    据媒体统计,2011年11月,孙家群担任项目总指挥、董事长多达29个。据当地官场知情人士透露,孙家群被查出涉嫌收受工程老板巨额贿赂。而工程老板中有个名叫彭献的和他关系密切。彭献是孙家群的湘东老乡,彭献私下称他为“老师”。

    孙家群曾任萍乡市经济开发区书记,改扩建萍实大道是其任上的重点工程,彭献承揽此工程,最终结算工程款过亿。当地官员透露,孙家群在彭献承揽工程商收取巨额贿赂,予以照顾。据媒体相关报道,在改扩建萍实大道时,孙家群违规操作资金,贷款给彭献3000万。而孙家群的一个项目上可以收到上至百万的贿赂。

    孙家群的家人也参与工程建设,而孙家群的下属曾给其开后门。时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的陈建主曾向孙家群的外甥公司透露拍卖低价,让其以接近低价拿到土地。凤凰网走访发现,该土地上已建起楼盘,现房发售。楼盘在开发区的中心地带,比较繁华。

    当地官商人士均向凤凰网透露,陈建主和孙家群关系密切,外界视陈建主为孙家群的秘书。2008年8月至2011年7月,陈建主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分管财税和国土,而孙家群是开发区的书记。据媒体报道,两人的父母均是湘东镇中学教师,两人从小在一个院内长大。

    孙家群被带走调查前的3个月,陈建主被萍乡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法院认定,陈建主利用管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便利,在工程款结算、资金融通、土地出让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取索要工程老板的贿赂。

    萍乡官场流传着一种说法,陈建主认为自己判刑过重,而孙家群没有救他,所以一直在狱中举报,直到中央巡视组到了萍乡。

    孙家群的基本在萍乡本地任职,在当地根基深厚。在孙家群落马6个月后,其“师傅”萍乡原政协主席晏德文被查。1997年,晏德文即进入市委常委,“他的资历相当老”,那位在萍乡为官十多年的人士告诉凤凰网。2014年8月5日,萍乡市政府副秘书长、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彭济庆被查,他是孙家群在开发区的老搭档。

    “陈安众带坏了萍乡的官场风气”

    孙家群被查不到4个月,曾对其进行两次“关键性提拔”的江西省人大副主任、总工会主席陈安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陈安众于2001年6月至2006年11月期间,任萍乡市委书记,孙家群经长辈引荐,受到陈安众赏识。陈安众任职的几年,也是萍乡房地产及城市建设大发展的几年。
据当地官商人士介绍,陈安众刚到萍乡任职时,觉得当地的接待场所太低端,兴建了很多高级接待场所和足浴中心。而在城建大发展的时候,陈安众也染指此领域。
在萍乡当地,配资公司 陈安众插手工程项目的传闻,层出不穷。据当地官商人士介绍,陈安众到任市委书记后,身边跟着多名湖南商人,打着陈安众的旗号,承揽当地工程。而陈安众离开萍乡后,这些湖南商人也从当地消失。

    李凯是一位在当地官商两域均有很深人脉的国企领导。据他介绍,陈安众以前,他们缝端午、中秋、春节时,会以单位的名义给相关领导及合作伙伴送“礼节性红包”,从几百到一两千不等。

    多位官商人士认为,“陈安众带坏了萍乡的官场风气”。李凯告诉凤凰网,陈安众到萍乡后,萍乡官场开始从收受“礼节性红包”到“给钱才办事”,甚至“给了钱也不一定办事”。“你不做,人家都在做,你不能在这个方面被孤立。”李凯认为,这就是当时的大环境,是普遍现象。

    陈安众落马后,其提拔起来的萍乡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学民也于今年2月28日被调查。

    据那位在萍乡为官十多年的人士介绍,张学民原来是市京剧团的电工,“嘴巴很会讲,记忆力很好,想法很多,点子很多”。被市电影公司要过去,遇到改制,因脑子活,当了经理,后又成了文化局副局长。“被陈安众看重,就提拔了起来。他爬到这个位置也是很不容易的。”

    张学民在2006年12月升任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其后也担任过多个项目指挥部的总指挥。当地官商人士认为,萍乡经济落后,官员们捞钱机会不多,因此市政工程成了抢手货。

    官场“教父”落马后女儿失踪

    陈安众在任时,房地产发展,他及身边的商人得利不少。与其形成分野的是被媒体称为萍乡官场“教父”的贺维林。湖南籍商人贿赂陈安众,而萍乡本地商人则贿赂贺维林。

    贺维林在萍乡官场的评价,毁誉参半。有人认为他讲义气、肯帮忙,有人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当地官商人士认为,如果萍乡的官场地震未波及贺维林,“那萍乡的反腐只成功一半”。

    贺氏家族家族靠搞工程起家。贺维林在萍乡当了10年副市长,分管城建,那时城市扩张,乡镇基础设施建设逐渐进入高峰期。贺维林的弟弟贺维章涉足房地产,能拿到萍乡的大小工程。贺维章在当地口碑不好,“人不厚道”。据媒体报道,贺维章因在当地那地多,被称为“贺半城”。他曾把别的开发商已经签好协议的项目“抢走”。“他不做不占便宜的事,从商就是和气生财,他偏离了这个准则。”当地一位熟识贺维章的商人告诉凤凰网。

    孙家群落马后,贺维章也被带走调查。李凯告诉凤凰网,那段时间很多房地产商“逃离”萍乡,甚至跑到了国外避风头。

    贺维章出事后,贺维林频繁出席活动,以回应自己被带走的传言。据媒体报道,贺维章出事后,贺维林一改以前晚上睡觉关机的习惯,以防别人打不通他电话又传他被纪委带走。

    贺维林还是被带走了。今年6月19日,深耕萍乡官场42年的贺维林被调查。贺维林被调查后,他在萍乡国税局工作的女儿贺宏也失踪了。令人诧异的是,8月12日,贺宏所在单位在《萍乡日报》等寻人启事,寻找贺宏。

    现在的萍乡房地产行业已渐渐恢复平静。“该抓的已经抓了,因为寻租的都是要寻大租的。”“平静但没有活力,大家都在休息。”李凯认为,现在做事都需要踩着红线去做,“官员不给你关照,干脆不要做事了”。
纪委干部任市委书记

    9月15日,萍乡官场再起风波。萍乡市委书记陈卫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距离其任萍乡市委书记不到一年。这是萍乡落马的第5位厅级官员。
与同孙家群关系密切官员落马不同,陈卫民的落马被指或与苏荣案有关。据媒体报道,陈卫民曾向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巨额利益输送。亦有消息称,陈卫民曾被传出涉及土地问题。

    “这些落马的人的问题只是牵扯到商场,还没有牵扯到官场。”那位在萍乡为官二十多年多年的人士向凤凰网透露:“除了市委书记、市长以外,现在的官员基本不讲话,哪有这个心情啊,必要时出下镜,以证明自己安全。”

    陈卫民宣布被带走当天,刘卫平任萍乡市委书记。刘卫平此前是纪委背景,据悉其父亲也是纪委官员。萍乡当地官场人士分析,刘卫平的背景有利于在官场地震下萍乡与省里公检法系统的沟通。

    据那位在萍乡为官二十多年的人士透露,刘卫平到任后,在大会上回应质疑,纪委出来的干部是不是专门到萍乡反腐的。刘卫平称,廉政建设要抓,但到一个地方后主要还是抓经济,要让萍乡人民过得好。

    萍乡官场有种说法,萍乡在江西省经济比重小,面临反腐大势,总要选一个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没动到下面去。”当地官场人士分析。

    李凯认为,经历官场地震后的萍乡,并不是马上就见成效,“但至少不敢提拿钱才办事”。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凯为化名)


版权所有:中国期货配资 摘要网  京ICP备10024238号
您是本站第2788515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