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国际 国内 专题 政治 社会 军事 财经 教育 体育 娱乐 反腐 科技 健康 旅游 文化 女性 人物 法制  


北京地铁外商贩遭收保护费 专家:或涉利益输送

信息来源:央视    添加日期:2015-05-20

    《期货配资 1+1》2015年5月19日完成台本

  ——地铁站外,谁在收“保护费”?

  (节目导视)

  解说:

  记者卧底扮游商,引不明身份人员暴力威胁交保护费。每月500元到每月5000元的保护费,是“江湖”规矩而非政府规定。有突击战,有密集打击,但混乱不堪的地铁站外环境,为何就是没能得到有效治理?

  《期货配资 1+1》今日关注:地铁站外,谁的地盘?谁做主?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期货配资 1+1》。节目一开始首先我们先来看两张照片,这两张照片反应的场景全是在北京5号线的最北端,天通苑北站附近出现的这种情况。我们来看第一张照片。这一位其实是一个记者,咱们姑且叫他做调查的,或者叫在卧底摆摊。骑着摩托车的这个人正在向他收保护费。我们再来看第二张照片。这一位,这个黄色背心上面有警察的字样,戴着墨镜的这位男子,正向这位也是卧底摆摊做调查的记者要收保护费。然后没向其它的摊位去收,因为记者没交。看到这样情景的时候,可能很多人都会感到意外,这是什么年头的事了?这就是最近的事。北京《新京报》的记者做了半个月相关的调查,就在天通苑北站的地铁附近发现了这种收保护费的状况。这个事情一报道出来之后,昌平的区委区政府就非常重视,今天就开始了整治,今天下午我们的记者专门去进行了采访。

  解说:

  昨天,《新京报》的这篇名为《地铁站外的隐秘“江湖”》的报道,引起媒体广泛转载。今天,我们的记者来到被形容为“隐秘江湖”的地铁天通北苑北站;原本聚集在此的黑车都不见了踪影,周边道路也设置了交通管制的牌子;地铁B出口站外的广场上,没有了摆摊的商贩,取而代之的是二十多名保安。不到一米就有一个保安把守,围绕着地铁前的整个广场。

  北京市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保安队队长 于建华:

  我们这边一共是28个人,在这边维持整顿现在北站的秩序,上午一班,下午一班。交通的人有的时候也过来。

  解说:

  地铁站前广场,就是治安岗亭和城管治安工作室,而在报道刊出之前,站前的这片小广场一直是热闹的景象,烤串、烤面筋、卖水,这样的游商随处可见。

  于建华:

  就是后面有的时候有10来个摊,它形成好像是那种气侯性的。城管来了一抄了,他基本上走了,我有的时候下班了以后,人不可能说天天24小时上班,他就是抽那个空余时间过来摆。

  解说:

  如今,地铁站前的广场已经没有了游商,但是离地铁站只有一米远的“小吃一条街”,这里聚集着多个商家。每个月交两千多元,就可以顺利经营。今天,这里仍在照常营业,商户统一着装,红色的帽子、白色的厨师服;面对记者的问题,答案也都如出一辙。

  商户A:

  我昨天刚来的。

  商户B:

  我也刚来,不清楚。

  商户C:

  真不知道,对不起。我刚来。

  解说:

  面对镜头,有的商户甚至直接选择默默走开;此外,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天通苑北街道办副主任刘飞承认“小吃一条街”不具备经营资质,没有在街道办审批备案,根据市民需求自发形成,街道办的态度是默许其存在;但是,今天负责站前保安工作的队长,却给出了另外的答案。

  于建华:

  公交占那边是属于北七家的地,但是现在属于天北协助管理,但是那里面的市场一个是小市场,我们没有权力去管理。

  解说:

  顺着这条小吃街往北走三五分钟,就是存在于此的另一个游商聚集地“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一条数百米厂、宽约六米的小巷,按照往常,下午四点,游商已经开始准备开始一天的经营。这条不到十米的街道,却有了不成文的“江湖规矩”:交了保护费,游贩才能正常摆摊;交了经营费,无照也能正常经营。了解情况的居民,谈到此事都会面色凝重。

  商户:

  头两次只是说先比较硬的一点口气跟你说,最后变成骂,最后你要再不听有可能会动手。我没有见过动手,但是我见过砸灯泡。

  记者:

  砸灯泡?什么时候砸的?

  商户:

  就是上个月,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反正我听他口音是东北人,你要说光论面孔的话,可能20个面孔的都有。

  白岩松:

  在昨天看了第一篇报道之后,我有很多个“没想到”。第一个“没想到”,这是2015年吗?我觉得这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第二个“没想到”,这是北京天通苑这块吗?因为天通苑原来是一个远郊区,但是现在是人流这种高密集的地区,每小时流动的人次达到1万4千人。第三个“没想到”,居然还不是一天两天了,持续一段时间了,光记者卧底就已经有了半个月的时间。第四个“没想到”的是,居然还敢穿着写着警察字样的背心,估计不是警察吧。第五个“没想到”的是,居然收钱的人还在记者卧底过程中了解到他们居然有办公地点,这个办公地点又是谁向他们提供的?当然这个“没想到”还可以列举很多。但是今天的这个《新京报》报道的时候我特别注意到一点,因此当我们的记者去采访的时候很多的摊贩都不愿意张嘴了,我也很理解。因为今天《新京报》的报道是在昨天的第一篇报道之后记者又去采访的时候发现,也有治安或者说保安已经开始打招呼,包括也有特勤,或者说你们把这个都整理干净,马上要治理了,要来人了,等等。因为他们已经知道这篇报道出来之后,相干的部门非常的重视,可能很快就会开始进行治理了,因此他们有这种心理准备。

  我们来了解一下这个地区。这个地区就是北京的地铁5号线一直向北的最北的一站,在天通苑北站,刚才我已经说了人群非常的密集。那么围绕着,我们注意它地铁站口外的广场,这是广场一个点,小吃一条街是另外一个点,还有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那么据记者的报道,卧底的时候他们收钱的时候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先看第一个东三旗,收钱方是陈哥、小飞等等,每个摊位保护费每天30块,一个月是500。小吃一条街,到这儿了,小吃一条街收钱方是“市场办公室”,铺面需支付2200-5000的管理费。第三个就是这个地铁口外的广场,收钱方是“市场办公室”,边缘地带2000每个月,中间位置5000每个月。这钱可不少。而且还很有信心一收一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那这回假如被打掉的话,钱找谁去退?都是今后我们接下来会继续观察的。

  接下来要连线一下今天下午我们去前方采访的记者邢舟。邢舟,您好。

  本台记者 邢舟:

  您好,岩松。

  白岩松:

  到了那儿,因为你在去之前的时候,当然这两组报道你都看得很多了,但是到了那儿之后跟报道中间的感觉,你觉得变化体现在哪些方面?

  记者:

  第一个让我吃惊的就是,在这个地铁天通苑站北口出来之后前面有一个小广场,今天没有一个摊贩,取而代之每隔一米的距离就会有一个保安保守,而且这个小广场也不算小,所有保安会把这个广场全部围起来。

  第二个让我感觉比较诧异的,就是在站前往前被称作“小吃一条街”的地方,之前有媒体说过这里已经停业了,也就1/4的摊户在营业。但是今天再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个“小吃一条街”每一家商户都在营业,而且每一个商铺前都整理的非常干净,玻璃也擦得很亮,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五环外的街边小吃聚集点,每个商户都穿着同样的衣服,红帽子还有白色的厨师服,刚才短片中已经呈现过,如果在这个看来这些衣服很新,当问到这里每个人管理费多少,摊位多少钱,来经营多久的时候,都有统一的答案就是刚来不久,不清楚,我是在给老板打工,这些问题我都不懂。然后表情看起来也是很谨慎,很自然。等我走了之后他们也会跟出来,但是在回去问他们问题的时候,又低着头默默的走开。

  白岩松:

  不排除人家的确是新来的,这两天新来的,这另说了,需要下一步的调查了。但是我相信可能说到这个时候大家最关心的是收保护费的是谁,他们在你采访中是否有相关的消息,是否具有某种黑社会的这种背景,当然最后一个问题是很难界定的。

  记者:

  您提到这个收保护费其实有两个地方,第一个是叫“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的地方,根据当地居民来说,这个地方原来摆摊那些红棚子,今天已经有城管、警察等联合部门已经都拆掉了,我去的时候连棚子都没有了,所以这些摊贩本来应该在4点多出来准备的,但是今天到5点多为止一直都没有摊贩的影子。而且收保护费的就是当地一个东北籍的人,大家都叫他陈哥,但是好几天已经没有出现过了。

  另一个就是您所说的站前的还有“小吃一条街”,其实我今天也已经注意到了它所谓的一个叫做“市场办公室”的地方,但去了之后它并没有挂任何“市场办公室”的牌子,挂的牌子上面却写的是“火车站售票处”,当我去敲门的时候空无一人,当我接近要拍摄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些人的阻拦,甚至我不能断定,但是这个街上那个小广场上一直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在游荡,就一直围着这个小屋子在游荡,但我去问他是干什么的时候,就避而不谈。但是始终不能,我不敢肯定他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但是我也不能否认他们是不是跟这个工作是有一定关系的。

  白岩松:

  非常感谢邢舟。辛苦了,7点多钟才回来带给我们的报道。另外我得给观众朋友解释一下,刚才邢舟所说的这个市场所谓的办公室是在媒体《新京报》的报道当中,是当初收保护费的这个人领他们去这个地方办公的时候,然后进了屋之后还会立刻去把写有“警察”字眼这样一个背心去脱掉,他们怎么会有这样一种办公地点呢?这个警察是真的警察吗?如果不是真的警察,他穿这样的服装又涉及到违法违规或者相关的情况。当然接下来昌平的区位区政府已经非常重视,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进行相关的管理,估计相关的信息明后天可能会越来越多呈现在大家面前,尤其是不是具有某种黑社会性质的收保护费的这种方式。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件事。

  解说:

  在《新京报》一名记者假扮成小商贩,卧底北京地铁天通苑北近半个月的时间后,写出的一篇名为《地铁站外的隐秘“江湖”》报道,将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摊贩云集、乱象丛生的现象呈现在了公众面前,也引发了舆论的强烈关注。

  记者的采访,主要涉及到地铁天通苑北附近的三个地点。其中在“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的小巷内,平日里的夜晚,这条道路的两旁会被各类商贩们的摊位占满。根据新京报记者的采访,自从去年10月起,这里的摊贩会遇到不明身份的人来向他们收取“保护费”,如果不交,那商贩的摊位就会遭到打砸,而记者也采访到了曾经因为不交“保护费”而被殴殴打的商贩。

  市民:

  我看他们收钱,然后到卖面筋那个女的那找她要钱,骂人家,拍人车,说你要不给钱,你信不信我明天弄死你?反正我看着那人鼻子、嘴都流血了。

  解说:

  而根据《新京报》记者的卧底调查,也曾在这天巷子里两次遇到了操东北口音的人向记者要钱,并表示:“整条巷子都是他的‘地盘’,巷子里的棚子都是他搭建的,‘所有人必须交钱,你要摆必须租棚,每月500,也可以按天,每天30。不摆赶紧滚,我也得给人家交钱。’”而记者一旦拒绝交钱,不但会遭到辱骂还会被威胁殴打。

  而在记者采访的另外两个地点,分别是地铁天通苑北站外的广场和旁边的小吃一条街,则同样存在着“要想摆摊,就必须交钱”的情况,只不过,这笔钱不是交给什么“黑社会”,而是交给地铁站周围的所谓的“市场办公室”,而这个办公室既不属于街道办管,也不属于城管执法队管。

  记者:

  您这属于物业公司是吗?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我们不是物业公司,是一个公司。

  记者:

  等于您是承包下来,然后负责管理这一片卫生,或者是条件梳理的。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就是工作人员,我知道这都是我们建的。

  记者:

  交通枢纽还是可以摆摊是吗?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反正原来都是在外边摆,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也是后到来的,就是在这管理。

  记者:

  交您的管理费多少钱?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就是两千多块钱。

  记者:

  一个月是吧?

  “市场办公室”工作人员:

  对。

  解说:

  今天,随着《新京报》的报道刊出,事发地区域的相关管理部门开始了整顿行动。其中北京昌平区警方已对收“保护费”等可能存在的涉黑问题介入调查;天通苑北街道城管执法队也已经开始了清理整顿;而对于“市场办公室”收费问题,天通苑北街道办表示并不知情,但对于小吃一条街的存在,天通苑北街道办态度是默许其存在。

  今天下午,本台记者分别致电了天通苑北街道办、天通苑北街道城管执法队了解商贩管理的相关情况,但都遭到了拒绝。而在北京昌平区政府昨天发布的期货配资 通稿中表示:昌平区将展开核实调查、解决问题、探索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三方面工作。然而,这份通告依然不能解答今天众多媒体的质疑。任由违法分子在眼皮底下胡作非为,又是谁给了这些不法分子嚣张的底气?

  白岩松:

  看到这儿会想几个问题,第一个这些操着东北口音收保护费的是个体,还是公家人,还是跟公家人合作的,还是持续了很长时间都在收,如果公家完全不知道的话,那么这块又如何成为一种真空地带,我觉得这些问号恐怕在最近这两天治理,以及今后的治理当中都要陆续去回应,而且反应也是够快的。

  我们来看看针对“小吃一条街”的相关回应,出现了这种互相推诿,跟自己都没关系这样一种局面。先说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出现的,当时所谓“市场办公室”的一个负责人。“我们是一家公司,与街道等单位协议办了小吃一条街。”他可说的是与街道等单位协议办了“小吃一条街”,不知道是不是黑人街道,估计街道不会承认。然后我们看天通苑北街道办,它的回应是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未批准任何经营场所,商贩聚集区为自发行为或私人经营,人家就不认可这件事。结果到了城管这块变了,变成了“小吃一条街”是街道办牵头设立的疏导区,没进行执法。一、二、三,三种说法,到底是哪种说法?我们还是相信昌平区委区政府正在进行的治理,回头要给出我们的说法。接下来要连线一位嘉宾,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的教授吴必虎。吴教授您好。

  吴必虎 北京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教授:

  岩松,您好。

  白岩松:

  您怎么看待不同部门城管在街道办其实说的互相都对不上,好像大家都不管这块。

  吴必虎:

  我也看了这个情况,基本上属于部门之间的推诿,实际上人流特别集中的地方,不管你是地铁部门管的,还是当地的社区管的,城管是一个综合执法部门,从法律上来讲是由多个部门进行综合执法一个地方政府层面的。所以这种秩序紊乱,乱收保护费,实际上是城管应该负起责任来的。现在他们属于不作为,或者公权私授这样一种情况,所以他们不能够互相推诿。

  白岩松:

  从城市管理当中开始看到这样报道的时候都会惊讶,呦,收保护费。这个在城市运营当中作为管理者,应该是用什么样的高度去看待它?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现象?

  吴必虎:

  保护费作为政府来讲,如果法无授权不可为,那么这个保护费显然是没有法律授权的。但是它又明目张胆的存在了很长时间,可以说数年时间,这个显然就是说在现在大数据的情况下,公安部门、城管部门、政府对各种社会的监督是非常严密的,它能够让人明白当然了一定是有利益输送的关系,当然我相信慢慢会有调查的结果出来。

  白岩松:

  没错。因为现在我们在等着相关调查的结果。是不是“合作”。还是钻整个管理的漏洞,比如说在人家下班了之后,它带有某种黑社会性质去获取相关的利益。这个问题我们继续去关注在城乡结合部这样的管理挑战。

  解说:

  2007年10月7日,北京地铁5号线正式开通运营。最北站天通苑附近的市民们,纷纷前来体验。从这一张张笑脸上,可以看出他们还没预料到之后的烦恼。然而很快,地铁站外摆摊设点、垃圾成山、黑车扎堆等现象也随之蔓延。2008年,负责这里的城管分队,一年就收到3000多封举报信和电话,但治理效果并不佳。从2009年4月开始,东小口地区综治办、东小口城管分队、东小口派出所、天通苑派出所和天通苑物业公司,五部门联合对天通苑地区进行了不间断整治,终于让这个区域得到了暂时清净。然而三年过后,种种乱象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

  记者:

  你们天天在这炸吗?

  商贩:

  天天。

  记者:

  每天都这儿?一般几点过来?

  商贩:

  上午9点多钟。

  记者:

  几点收啊?

  商贩:

  (晚上)7点多钟。

  解说:

  附近的居民苦不堪言,但是举报也已经没有了作用。

  市民:

  城管来了好一点,城管一走又恢复原样了。

  商贩:

  城管三天两头就查,查啥样的都有。

  记者:

  那这儿不还是弄不过?

  商贩:

  人多啊,是不是。城管也有休息的时候,他不可能一天24小时在这蹲着,一共就那么几个人,这块儿客流量多大呀。上下地铁一天得多少人。

  解说:

  事实上对游商和的黑车管理,绝大部分的职责都在城管部门,但是负责天通苑的昌平区东小口城管分队,执法力量却少得可怜。

  北京昌平区东小口城管分队副队长 张振民:

  我们辖区面积总共32.8平方公里,辖区人口在43万到50万之间,仅有14名队员坚持在执法一线。

  解说:

  43万人口,已经算得上是一个中型城市,却只配有一个人手如此之少的城管分队。这种管理力量的严重缺失,必然会导致管理上的捉襟见肘。

  昌平城管大队队员:

  就是说我们天天抄去还是怎么弄,但是说因为他购买力强,老百姓多,人家不怕抄,扣一煎饼车,罚一千块钱人家也交,交完钱人家出去就卖,一天就能把那一千块钱挣回来。你知道吧,就是说这个问题,你说我们是管,是抄,是怎么着,不能根本解决这个问题。

  解说: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城管一个部门可以解决的。

  郑实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

  咱们有时候城市管理,比较注重市中心这一块市容市貌,但在郊区咱们的执法力量就比较忽视,认为市中心谁都看得见,郊区没人看得见也就不太管了。

  白岩松:

  其实天通苑北站这样的问题不是现在就有,两年前的时候我们注意到在2013年7月31日开相关会的时候就说“天通苑北站及其周边环境秩序问题突出,各部门、单位不能相互观望、相互推诿、相互扯皮,要相互支援,形成合力。”说明那个时候就在面临这个问题。我记得我们节目之前关注过北京北四村的那种很多的乱象,后来北京公安系统这个节目播出之后,上上下下非常重视,创新式管理,在北京13个城中村设立了流动的派出所,形成了良性的循环,解决了相当大的问题。那么这一次围绕天通苑北站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接下来又该如何创新,相信北京会给我们一个更加让人满意的答案。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吴教授。吴教授,天通苑北站这个刚才已经说了,2013年的时候开相关会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为什么时隔两年之后这个问题还会存在?

  吴必虎:

  这个是因为天通苑是一个卧城,大量的人口在北京上班,这里还有一些没有户口的北漂,同时还有当地的农民,以及为这些人服务的社会人员,也就是说这个社会非常复杂,可是我们政府的治理还是非常简单。一个是简单对复杂,肯定是乱象丛生。那么主要的问题怎么样改变这种现象?实际上我们从城市规划和城市管理要及时跟上。也就是说在城市中心区各种配套,各种服务是完整的,为什么小摊贩屡驱不走,黑车屡治不渝,实际上是有社会需求的,我们要在规划的时候所谓的卧城就应该把商业这种服务点,还有这种汽车的公共交通服务都应该统一进行布置,进行规划,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种问题。

  白岩松:

  但是现在城乡结合部所面临的这种治安以及管理的挑战,已经不仅仅是北京,全国的很多城市可能都面临,您觉得接下来破题的关键是什么?

  吴必虎:


  这种现象确实是天通苑不是一个地方,城乡结合部基本上都有这种情况,就是社会结构复杂,但是管理简单的情况。那么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有两个:一个是要立法,在这种地方任何管理应该有授权,因为政府部门没有授权是不好为的,那么立法要跟上。第二个,可能它作为城乡一体化的管理思维和措施要跟上去,不能城里管的好,乡下或者城乡结合部就没人管,或者说管理力量不足。这个要加强统一的城乡协调一体化的管理。

  白岩松:

  非常感谢吴教授提出的相关的建议,谢谢您。我想在最后也应该感谢一下用半个月的时间来做相关调查的记者,包括我们的很多同行参与到这个问题推进的过程当中。作为生活在这个城市里头的一员,其实真应该感谢这些记者。表面上看是挖掘出问题,其实他们是这个城市的建设者,而且他们在报道这样内容的时候相信不会感受到的是一种压力,而应该是更多人的一种感谢。因为所有的目的都是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美好。


版权所有:中国期货配资 摘要网   鄂ICP备11001243号-6
您是本站第2788515位访客